本報記者 洪克非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1月14日03版)
  陸群接受《中國青年報》記者採訪。本報記者?洪克非攝
  “御史”的追問
  湖南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副主任陸群,因為抨擊腐敗、關註民怨,一直受到眾多網民關註。
  湖南婁底商人王洪坤,是受益者之一。
  2003年11月12日,長沙解放路的瀏城橋下,走在路上的王洪坤突然被人塞進一輛汽車。車一路向西,不知終點。當時家人心急如焚,甚至在報紙上、電視上發了尋人啟事。而王洪坤的朋友通過手機定位最終確定,他在懷化市洪江區檢察院招待所50米範圍內。
  “人被檢察機關帶走了,不會有生命危險。”結合王洪坤在做醫療器械代理的職業因素,當時在省紀委辦公廳綜合處工作的陸群,對其家人作出瞭如上判斷。他隨後給王洪坤的手機發去了一條短信:“如果你是犯罪而被抓,那是你咎由自取。但違法抓你的人,一定會付出代價!”
  陸群經過長時間地細緻調查,揭開一個驚人黑幕:王洪坤被抓,是因為曾向洪江區兩家醫院各賣出過一臺二手CT機。而當時的洪江區檢察院為了創收,竟將洪江區本地企業的業務員、與洪江區企業發生過業務關係的外地業務員,抓了一些,理由是——“如果沒有行賄,你怎麼能做業務?”
  洪江區人民檢察院知情的檢察官,向前來調查的陸群提供了一些外界難以想象的情況:有的辦案人員幾乎沒有任何證據、手續,不通知家屬,直接抓人……
  陸群將調查的情況通過紀委內參渠道向上反映,得到了中央領導的重視。在最高人民檢察院的督辦下,調查組認定洪江區檢察院“受利益驅動的影響太深,為錢辦案,辦案為錢”。相關責任人被一窩拿下,該案例還在全國檢察系統進行了通報。
  但陸群仍未放棄追問——王洪坤取保的錢仍在檢察院,“如果不拿回來給當事人,還是等於默許(他們)搞錢。”後來,洪江區檢察院退回了取保的錢款,還召開了一次座談會,專程向王洪坤道歉,並聽取其批評意見。
  “在途”直言不諱
  2010年左右,陸群的一些朋友發現,吃飯、喝茶時常見他心不在焉,眼睛盯著手機屏幕,拇指翻飛,有時臉上露出難以察覺的笑容。
  此後大家才知道,曾在多個媒體QQ群里擔任管理員的陸群,已註冊了微博“御史在途”。“御史”即古代的言官、諫官,正暗合陸的紀檢幹部身份。
  很快,他就擁有了10多萬粉絲。
  許多人喜歡他在網上直言不諱的風格。但對於喜歡講“公道話”的陸群來說,迎接的不總是掌聲。
  2014年3月,有媒體報道稱,時任湘潭市副市長劉建寬(兼任市公安局局長)在老家修建豪華別墅,“光基建、綠化等大約花了400多萬元”。一時引發熱議。
  鑒於湖南此前已發生過多起類似事件,調查結果均與網帖結論迥異,陸群對此特別關註。
  在認真研究了報道內容,並致電湘潭市有關領導瞭解情況後,他用長微博對該篇報道提出質疑。
  “其實只是普通江南民居,在湖南農村,房建成本六七百元一平方米,就算400平方米,最多30多萬元。加上地基、裝修、綠化,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達到報道中所說的四五百萬元。”陸群說,他甚至找到了當時承建該房的一名易姓建築商,確認承包合同價為每平方米600元。
  陸群說,他一貫反對官員在老家大興土木,但也反感出於政治目的或經濟目的,故意歪曲或捏造事實來攻擊官員,“這樣的風氣比官員建房子更可怕。把別人當作政治對手,把人家搞臭,這個心理很陰暗。”
  在進一步瞭解情況後,陸群在網上又透露了一些信息:該房子並非副市長個人所建,他在農村的老母要求4個兒女給她建個房子,他沒同意。去年母親患了癌症,又提出要求,兄妹們便合計給母親建了新房。房子是普通的民居,內牆粉刷用的是石灰。
  不過,這樣的解釋不僅讓一些網友不理解,還有人認為陸群與副市長有“私交”才出手幫忙。
  “我不在乎這些議論,我僅僅是針對新聞媒體公開報道中的‘硬傷’進行質疑,沒有對房子的資金來源是否合法、副市長本人是否廉潔做任何評價,經得起檢驗。”陸群說。而有關部門的調查結論,也初步印證了他的判斷。
  類似經歷在陸群身上並非一次。數年前,曾有人爆料湖南某市委副書記在老家建造豪華別墅。陸群經過調查後發現,報道嚴重失實。他對數位前來瞭解此事的境內外記者,直陳內情。而現實中,他與前述副市長和市委副書記,素不相識。
  “最多算個敢擔當一點的人”
  作為中國社交網絡上為數不多的活躍官員,陸群特立獨行的言行,一直引發熱議。這位來自湖南新化縣孟公鎮的中年漢子,曾任職雙峰縣某鄉鎮和縣委組織部,最終在省紀委預防腐敗室“落定”。
  與陸群相識多年的一位湖南省委機關人士透露,陸為人實誠,“性格霸蠻”,即便有領導在場或多部門聯席的會議,他也直言不諱,不留情面。
  陸群剛進省紀委工作的那幾年,省委大院門口時常有上訪者。陸群上班經過時,時常駐足,還逐字逐句地幫忙修改過上訪信。
  “有時候也感覺自己很無力。”陸群說,自己是實名認證網民,個人並不認為參與這些事情,是紀檢幹部的職責所在,但人家會認為他還是利用了職務影響力。所以在管這些“閑事”時,必須堅守一條底線——不能有私心和私利。
  許多熟悉陸群的人談及他,出現頻率最高的詞是“一身正氣”、“待人很真誠”。而陸群認為,“我最多算個敢擔當一點的人”。他說,幹部隊伍中有正義感的官員並不少。他說,做這些出發點主要還是揭露問題,可解決問題還要靠正當途徑。
  陸群稱,成為網絡焦點,並非他所願。起初做微博認證時,認證說明是“湖南紀委幹部”,沒有名字。“後來成為網絡焦點,名字被公佈,沒有了退路。”
  陸群時常強調自己“普通網民”的身份,可每當他發言,網友們都會貼上職務標簽,上級領導也開始過問,讓他一度壓力陡增。不過,因其發言出於公心,多未獲批評。  (原標題:“我最多算個敢擔當一點的人”)
創作者介紹

Prsion

cdrffnpykqk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